缅怀武侯之《卧龙吟》赏析

 

《卧龙吟》

 束发读诗书,
修德兼修身;
仰观与俯察,
韬略胸中存;
躬耕从未忘忧国,
谁知热血在山林;
凤兮凤兮思高举,
世乱时危久沉吟;
凤兮凤兮思高举,
世乱时危久沉吟。

茅庐承三顾,
促膝纵横论;
半生遇知己,
蛰人感兴深;
明朝携剑随君去,
羽扇纶巾赴征尘;
龙兮龙兮风云会,
长啸一声抒怀襟;
归去归去来兮,我夙愿,
余年还做垅亩民;
清风明月入怀抱,
猿鹤听我再抚琴。

天道常变易,
运数杳难寻;
成败在人谋,
一诺竭忠悃;
丈夫在世当有为,
为民播下太平春;
归去归去来兮,我夙愿,
余年还做垅亩民;
归去归去来兮,我夙愿,
余年还做垅亩民;
清风明月入怀抱,
猿鹤听我再抚琴。

 

  在正常叙事的高潮中使用精心制作的插曲,以起到进一步渲染气氛、感染受众、并引领情节的作用,是94版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的一大亮点。个人认为,从音乐本身的词曲创作和在剧中所起到的作用来说,诸葛亮出山一集所使用的插曲《卧龙吟》,乃是最为成功的。兼具悲剧英雄气质和中国古典风情的词曲,以及插曲出现时的镜头运用,让电视剧《三国演义》生发出了超越原著的悲壮的历史精神

  汉末三国是个英雄气质喷薄的时代。此前,延续近400年的两汉,由于选择了外儒内法、又包含了谶纬之学的意识形态,让两汉成为经学的时代。皓首穷经、恪守师法家法的学术氛围一直笼罩不去,中国战国时代曾生发的浓郁的英雄气息,在两汉一直被严格的文化管控压制着。直到东汉末年,随着黄巾起义、董卓进京而天下大乱,大一统的儒家思想至此宣告崩溃。正所谓“世事纷争之际、英雄再造之时”,满怀建功立业豪情壮志的英雄气质至此再得生发。而其中,又加入了乱世中特有的生命短暂、世事无常的悲剧意识。反映在文学领域,即成为引领一时风骚的“建安风骨”。老版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插曲《卧龙吟》,其曲调的风格便颇具建安骨力,堪称历史精神的成功再现。

束发读诗书

束发读诗书

躬耕南阳

躬耕南阳

  《卧龙吟》的歌词大致分三段。第一段,自“束发读诗书”“世乱时危久沉吟”,描述了诸葛亮出山前的生活与思想。“仰观与俯察,韬略胸中存”,勾勒出了一个勤奋好学、充满智慧的青年形象。“躬耕从未忘忧国,谁知热血在山林”,则把握住了《三国演义》原著中的诸葛亮形象:既洁身自好、不求闻达,又满怀建功立业的豪情壮志。看似矛盾的心曲,实则是诸葛亮雅号“卧龙”的真实内涵。

  “凤兮,凤兮”一句,一说典出《论语·微子》,是楚国的一位狂人接舆嘲笑孔子所作的歌:“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在这里,“凤”是美好却不得时而出的动物,也可以类比政治上不遇其主的苦闷。

知遇之恩

知遇之恩

  《三国演义》原著中,借用司马徽、徐庶、诸葛均等人物之口,侧面描写了许多诸葛亮出山之前的生活——“众问孔明之志若何,孔明但笑而不答。每常自比管仲、乐毅,其才不可量也。”、“或驾小舟游于江湖之中,或访僧道于山岭之上;或寻朋友于村落之间,或乐琴棋于洞府之内。往来莫测,不知去所。”这些内容在电视剧中是难以表现的:借助人物之口说出则苍白无力,若另开主线再写诸葛亮前事又太拙,若不写又少却很多精彩的点缀。老版《三国演义》剧,垫着《卧龙吟》第一段的旋律,将众多诸葛亮青年时读书、会友、制作农具、请教贤人的镜头穿插进来,可谓巧妙。

凤兮凤兮

凤兮凤兮

  第二段歌词,自“茅庐承三顾”始,至“猿鹤听我再抚琴”止。主说诸葛亮与刘备的风云际会,和他对知遇之恩、志同道合的感慨。“明朝携剑随君去,羽扇纶巾赴征尘”,自此,诸葛亮正式登上汉末三国的历史舞台,曾经晴耕雨读的青年书生,将演出“龙兮龙兮风云会”的壮阔活剧,值得为之“长啸一声舒怀襟”了。词作者对中国古代士大夫渴慕知遇的心态极其熟悉。

天命难违

天命难违

  老版《三国演义》剧中,补充设计了原著中未有的情节:三顾茅庐当晚,诸葛亮留刘备三人在卧龙庄居住,深夜不寐,弹琴吟唱,以抒心曲。即将出山的诸葛亮,那种满怀感激、满怀壮志,却又深知天命难为、将悲壮努力的复杂心绪,以这段镜头表现得淋漓尽致。这也是曲名《卧龙吟》的来历。

  《三国》原著里,诸葛亮的心态是这样的——我本知天命不佑,汉朝气数已尽,人力难为;我又久乐耕锄,不求闻达于诸侯,但我还是毅然选择随刘备出山,一为解救天下苍生,二为报答知遇之恩。此外绝无功名利禄之念。因此功成之后,即当归隐。《卧龙吟》中,对这种心曲做了还原。当诸葛亮唱出“长啸一声舒怀襟”的高潮部分后,内容一变,紧接着抒发起了功成归隐的愿望:“归去来兮我夙愿,余年还做陇亩民。清风明月入怀抱,猿鹤听我再抚琴。”

余年还做垅亩民

余年还做垅亩民

  《卧龙吟》第三段,由男声独唱改为女声和声,镜头里表现的内容,则是次日天明之后,诸葛亮叮嘱家人、辞别妇孺,随刘备上路的情节。歌中女性温婉轻柔的和声,从浅层次上说,象征着诸葛亮的妻子或家人对他的叮嘱:此去无以家为念,“丈夫在世当有为,为民播下太平春。”。然而,像“天道常变易、运数杳难寻”这样的话,虽然也似妻儿嘱托叮咛的口吻,但总不似那个年代的妇孺所能拥有的“觉悟”。因此,从深层次上说,《卧龙吟》第三段的女声和声,也同时象征着千百年岁月之后,历史的知情者和远观者们的心曲——纵然天道常变,运数渺茫,却依然是“成败在人谋”,更何况丈夫在世,当有作为。因此,去吧,努力吧,尽人力吧,这就是价值所在啊!然而,不要忘记你的本心,不要忘记你本性的清高和纯洁,不要忘记你归隐田园的夙愿。这一点,诸葛亮深知,诸葛亮的家人深知,诸葛亮的读者和后人们也都深知。于是,歌曲在“归去来兮我夙愿,余年还做陇亩民。清风明月入怀抱,猿鹤听我再抚琴。”的循环往复中结束。主旋律之外,男声旋律还在不停地应和着,像诸葛亮在说:“我懂,我都懂。”

携剑随君去

携剑随君去

  历史上的诸葛亮,是一个重视律治、行法如山的治国大师。后世的一代代知识分子怀着自己渴慕知遇、又长保清高傲然的文人衷肠,在这个人物身上添加了太多的笔墨;而一代代平民读者,又在向往智慧与正义的心态促使下,将诸葛亮变成了一个“多智而近妖”的形象。这两种历史心态叠加起来,就是《三国演义》中诸葛亮形象的历史来源。从影视剧安置情节、塑造人物、呼唤历史精神等各种角度上说,《卧龙吟》是成功的,也是无可替代的。但由于歌曲本身完全从属于文学人物形象和电视剧,以至于《卧龙吟》湮没在了历史中。除了“三国迷”和“孔明粉”之外,很少有人知道这首歌,更不要说被它感动了。

欢迎转载,请注明转自:李少文的个人博客
本文链接: 缅怀武侯之《卧龙吟》赏析

更多

发表评论

NOTICE: You should type some Chinese word (like “你好”) in your comment to pass the spam-check,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