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史其十——再谈正义


  今天重看了一遍徐克的《断刀客》,开篇的台词讲到:“正义”只不过是一种同情,“对”和“错”不是这样区别的,今天,你看到有些事情不对,你去出头,明天你就知道,错的那个,可能是你自己,到时候后悔已经太迟了,不会有人可怜你。一语道出了普通人面对江湖险恶人世复杂时,想要固守自己精神家园的艰辛与无奈——即便是一目了然的恶行,也难以用自己的一腔正义去扑灭,而是“既明且哲 以保其身”。

正义与同情

正义与同情

  忽然很想回到毕业之初的愤青年代,曾几何时,洒家沉迷于徐克的武侠世界不能自拔,它的结局,不外是正邪善恶的果报,一面借此宣泄人人胸中的不平之气,一面也以此敦化人心,使得在风雨飘摇颠沛流离中的人们得以宣泄胸中的满腔块垒。的确,在时代与社会心理苦闷的时候,在人性得不到充分释放的年代,强权下的正义往往给人酣畅淋漓的快感。当卑微的小民们受到不公正对待而无助时,难免会幻想来自体制外的帮助。

 

劣根

  中国民间历来的为人处世原则:一方面“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另一方面由于恶人多而侠客少,政府法制又不健全,大众也只能求自保,慢慢地养成了麻木不仁而又崇尚“强道”的心理。“看客”们退缩在一旁乐呵呵地欣赏着,还不时幸灾乐祸:你看,那人活该,你看他平时怎么怎么地,现报来了吧;而当自己是弱者时,他们只能自认倒霉,甘受凌辱;这就是中国社会底层小人物心态的真实写照。而这其中更不乏投机分子,当所谓的“领袖”、“带头大哥”振臂一呼,平日的狐朋狗党扛着锄头就上了,作为事不关己的平头百姓,也舞根烧火棍屁颠屁颠地在队伍后头嚷嚷,事成则以有功者自居,好歹分杯羹;事不济也不怕:反正带头人多,难不成还能追究到我头上?这种心理在中国延续了几千年。

 

真相

  正义通常与是非密不可分,但就如《人间道》中捕快所说,通常是非都是真相不白的,不是你心中那杆秤可以衡量的了的。

真相与是非

真相与是非

  圈内转的链接不是真相;墙外的不是真相;极左不是真相;党媒不是真相;二十四史不是真相;民间谣传更不是真相;汉奸卖国不是真相;民族主义不是真相……。在追求真相的过程中,底层民众只能被动接受,他们涉世未深,不懂历史,不懂斗争的险恶,只凭着一腔热血。不问情由,义愤填膺,常常被有意煽动的情绪捆绑,成为利益集团的马前卒。

  其实,真相是什么并不重要,它和历史一样,你能看到的,只不过是某个群体想让你看到的而已,别太把它当真,更别注入那压抑已久的“高尚”情操,历史永远是由胜利者书写的,这话是不是真理难说,但几千年确是这么走过来的。

  夜不能寐时常常想:纯粹以是非去衡量人世间的命题是否过于儿戏?小偷偷了寺庙的贡品,确是拿回家孝敬年迈母亲;靠着黑道发家的社会“名流”捐助一笔善款,目的却是将自己洗白,为了立牌坊,孰是孰非?几千年来,百姓的心理就是非是即非,要么纯黑,要么纯白。凡是白的都要听都要跟随,但凡带点黑,那么对不起,把你一锅端先。殊不知很多时候白色靠的是粉饰,你控制了媒体喉舌,那么从前一切的心计手段阴谋暗杀都披上了金色的外衣,而黑色则是出于无奈,是由于立场需要被摆上对立面——既然你的对手胜出,夺得了话语权,甭说指鹿为马,指象为鼠也是稀松平常,你还别嚷嚷太多,否则把你的命也给革了。

有朝一日

正义与力量

正义与力量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维护正义也是需要力量的。只有正义的信念而没有实现信念的手段,无异于纸上谈兵。果真有那么一天,有能力维护一定范围内的正义时,又是否会因阅历太深而投鼠忌器畏首畏尾呢?当你跻身权势阶层时,是否会要求相应的特权?是否会安于享乐不思进取呢?是否已经忘记初心,是否会睥睨众生?是否会把重心转移到满足私欲上?恐怕谁也不敢打包票吧。

  几千年的社会定势和生存经验,当你是平头百姓时,渴望获得来自外界的正义支援;当你有能力给予他人正义时,已经被大染缸染得面目全非,被腐蚀得功利至上了。所谓的“正义感”,如《断刀客》台词中说,就是一种同情,或者,根本就是口号和粉饰,只是用来装点门面用来沽名钓誉而已,真正有抱负、有能力、有勇气、敢喝止、敢出手的人已经凤毛麟角,大概只能在文学作品中找寻了吧。

欢迎转载,请注明转自:李少文的个人博客
本文链接: 写史其十——再谈正义

更多

发表评论

NOTICE: You should type some Chinese word (like “你好”) in your comment to pass the spam-check,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