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曾经那么美好


第一次见她,大约是在4年前吧。听见门上有钥匙在哗啦哗啦地响,有些惊诧,以为大白天来了胆肥的毛贼,猛地开了门,正要呵斥,却见门外的人,比自己还惊诧,大大地张着嘴巴,讷讷道:你是谁,为什么往在这里?

       因为紧张,她的鼻子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细长的眼睛瞪得很大,像是受惊的考拉。他有些不忍,便笑了笑:这是我家,我不住这里往哪里?

       她又啊了一声,掏出一张纸仔细看看,问:这里不是某某路某号某单元某室吗?

       他哑然失笑,抬手指了指对门。她的脸,一下子给到了耳根,连连说着对不起,转过身去开对面的门。

       他望着她薄的背影笑了笑,回家,关门。

       这栋楼是上世纪80年代初期建的,隔音不是很好,他能听见她欢快地哼着歌曲涮拖把,还能听见她小心翼翼地挪动家具……

       他微微地笑着,想这是个快乐的女孩子呢,甚至还有点儿无耻地想,如果她现漂亮点儿,说不准他会寻个借口搭讪追她呢。

       旋即,觉得自己实大有点儿刻薄,讪讪自嘲着,睡了。

晨曦曾经那么美好

晨曦曾经那么美好

       他们偶尔会在楼道里相遇,点头笑笑而已,没有话。周末,他们还会在楼顶的共用露台上相遇,她去晾昨晚洗好的衣服,他在看英文书,她看他的眼神里有满满的敬意。

       渐渐地,就熟了,孤男寡女的两个年轻人,时常搅在一起烧饭吃,面对面坐了,她托着下巴看他,顽皮地说:慢点儿吃,别把舌头也吞下去。每到周末,她常常以要开洗衣机为借口,讨去他穿脏的衣服,洗好晾在露台上,他一抬头,就看见自己的衣衫和她的一起,舒展在暖洋洋的阳光里。

       在一起里,他们聊各自的学生时代,他说那些在湿漉漉的弄堂里混迹的童年,也会听她有些优伤地说干旱少雨的甘肃乡下,早晨,一盆水洗全家人的脸,说这些的时候,她的眼眸盈盈地潋滟着,让人心下怦然。

       他不忍妒感伤,就打趣说她这么贤良,不知会被哪个走运的小子娶回去,她就红了脸,埋着头,一根一根地摆弄着自己的手指。

       他突然意识到,她待自己这样好,是不是在暗恋自己呢,这么想着,就偷眼看她,看着看着,心就悄悄地退了一步又一步。她像沙滩上一粒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沙子,太不出众了,而他,像所有好高鹜远的年轻美男子一样,希望自己的女友美得惊艳。

       他开始刻意地回避她,虽然做得很是委婉,她还是感觉到了,不再轻易敲他的门。在露台上相遇了,也只是礼节性地笑一下,晾好衣衫,转回屋去。

       第二年冬天,他有了漂亮的女友,和女友嬉闹时,他会突然竖起食指说小声点儿,墙不隔音的。

       不知为什么,他有点儿郁闷,总觉得哪里有不对劲,生怕他们的笑声会变成穿墙而过的利刃。他不想伤害她。

       有时,他和女友会在楼梯上遇到她,她总是埋头匆匆地上或下,像个胆小的孩子,他就觉得有莫名的难受在心里拱啊拱啊的,像欠了她什么,永远无法偿还似的。女友似乎看出了什么,却不问,只是打着婚期将近的帽子,催促他买房搬家。

       次年秋,他搬进新家,把旧房租了出去。以为这样就会忘记她眼里有优伤。却没有,一些夜里,他会突然醒来,想起她满眼含笑看他吃饭的样子、在露台上边唱边晒衣服的样子。他竭力让自己和女友兢兢业业地恋爱,来忘记这一切,却不成,常常是女友正和他说着婚期呢,他的目光就像电力不足的灯泡,缓缓暗下去,觉得自己不是在选择爱情,而是在满足自己被人羡慕的虚荣。感情是件多么私人的事,为什么要去顾及大众的审美标准呢?娶位美妻营养了大众眼球,大众又不能替他承受生活的不如意。他的心就隐隐地痛了起来。

       到底,他还是没能娶回那位能满足他虚荣心的漂亮女友,不知就里地就散了,踪迹皆无。

       一个人的落落寡欢里,他去过几次老房,借口要装修,让房客退了租。闲来没事,他在房子里转转,站在露台上,望着通往她房间的门,怅然地想,两年了,或许她搬走了吧?又或许她恋爱了?甚至于结婚了吧?她记不记得有这样一个人走进过她的生活……

       在爱情上,人总是这样,最美好的,永远是得不到的和已经失去的。

       他不知道,这样伤感的事路心迹会不会让他遇上。

       又去老房子多次,阴错阳差。一直未能再遇到她,他假装无意似的间过邻居,知道她没搬走。

       他想给她打电话,借口问她近来可好,再度与她取得联络,却发现,自己竟没有向她要过电话号码。

       索性,在周末宿在老房,夜里,大大地睁着眼,聆听隔壁的声音。很晚了,才听见楼梯上脚步声,渐行渐近地来了,他在黑暗中张着大大的嘴巴,无声地笑。

       挨到次日早晨,他假装无事人一样,伸着懒腰上露台,连见了她的第一声招呼该怎么打都设计了千万遍。

       终还是枉费了心机。

       那个在清晨里打开通往露台门的人不是她,而一位俊朗男孩,四目相遇,都愣了,他尴尬地指指自己的房子,说:隔壁邻居。

       他们相互握了手,在露台上做着晨操。

       晨曦那么好,他的心,却一片乌蒙蒙的,连一丝光线都看不到的。

       等她探头到露台招呼男孩吃早餐时,一眼见了他,目光落到他脸上,像烫了一样跳起来,很快,就镇定了,说:是你啊,是不是回来请我们去吃喜糖的?

       一下子,他就怔在了那里,在她从容淡定的目光里,他分明看到了小心翼翼的躲闪。他笑了笑:到时候肯会的。

       除了怆凉和遗憾,他没怪她,那么好的女子,已被他用年少无知辜负过了,他有什么理由和资格让她等在原地?他也终于明白,那些时过境过迁后的回头,大多成的打扰,一点儿也不诗意,更不美好,还是,一个人,默默地怀念,最好。

 

欢迎转载,请注明转自:李少文的个人博客
本文链接: 晨曦曾经那么美好

更多

发表评论

NOTICE: You should type some Chinese word (like “你好”) in your comment to pass the spam-check,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