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苟且

  布拉格非常小,用半天的时间就能走完。

  卡夫卡住在这个城市的黄金小巷22号。每天他都要到希贝斯卡大街的雅可咖啡馆里进行思考和写作,维持生命的就是老板送的几片面包。他从来不问世事。

  卡夫卡的特立独行,引起了一个女人的注意。她坐到卡夫卡的对面,从桌子上拿起他写好的稿纸,卡夫卡写一页,她便读一页。那是《变形记》手稿,当时,没有谁能读懂,这个女人是例外。

卡夫卡

卡夫卡

  离开前,她通过酒侍,留下一张便笺,上面写着:“我不得不承认,我喜欢上了你和你的作品。”

  这个女人是俄罗斯著名记者米列娜·杰森斯卡,是一位银行家的夫人,但是,她隐瞒了这一切。以后,他们开始通过布拉格的邮差交流情感。

  1920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卡夫卡得知洁森斯卡是有夫之妇,他陷入沉思。之后,卡夫卡停止与洁森斯卡的一切联系。

  1921年,洁森斯卡再次来到布拉格,来到这家咖啡馆,她没有见到卡夫卡。在熟悉的亚麻布桌上,空余一副旧刀叉。

  洁森斯卡离开布拉格的那个晚上,卡夫卡坐在咖啡馆幽暗的灯影里,给她写下最后一封信:“现在,我已记不起你脸庞的模样,只有你离开咖啡桌那一刹那的背影,历历在目。”

  后来,他们没有见过面。

  弥留之际,人们听到处于昏迷状态的卡夫卡,念叨着洁森斯卡的名字。

  不横刀夺爱,不在爱的名义下苟且;把爱人放在光明之处,把自己放在光明之处。卡夫卡用孤寂的一生,表达自己对爱的尊重。

  ——看完这个故事,我把目光转向卡夫卡的照片,是一张手工画,炯炯有神的眉眼,冷峻清朗的脸庞。静下心来联想着故事里的他对爱情的理智和决绝,一种敬仰之情油然而升。看过无数爱情故事,但是能将我打动的却屈指可数。这种久违的感动,让我红了眼眶。可能有时候上帝早已预期你和她无法走到一块。那么,当你抽身选择离开时,抛开一切现实的牵拌,不再惊动那片痴情,这已足够证明一段爱情的完美。

  卡夫卡是勇敢的,他不愿意用苟且的名声做个风流的第三者,他宁愿一个人在光明之处过完孤独的一生。不难想象当他得知自己正深爱着的女人是有夫之妇,那种内心深处的复杂和心酸,他一定在痛苦和悲戚之中游走了很久很久。人的一生中能与一个懂自己并且深爱自己的人相遇是多么不容易,卡夫卡深知自己与洁森斯卡不是名正言顺,如果将第三者的身份继续下去,那么对洁森斯卡的丈夫会是深深的伤害。他做到了常人想到了却很难做到的——不在爱情里逗留。

  现代人总喜欢说“爱情里不分对错”,可是如果爱情真的一旦失去彼此的对和错,那么感情的开始和结束都将变得没有意义。卡夫卡这段不完美的完美爱情是圣洁的、高尚的,他用对爱人的尊重和理解,阻挡了这段爱情。八十多年过去了,我们依然把他的经典爱情当做心灵中的诗句品读。

  生命的年轮很长,我会记住这位20世纪的奥地利作家——弗兰茨·卡夫卡

欢迎转载,请注明转自:李少文的个人博客
本文链接: 爱不苟且

更多

发表评论

NOTICE: You should type some Chinese word (like “你好”) in your comment to pass the spam-check,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