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音乐与文化

 

  其实洒家对于音乐是外行,但每当听到日本音乐时,就能给人不胜哀戚之感,隐隐象征了这个海岛民族的命运,也可以说是日本民族性的表现——哀怨中带有悲怆,悲怆中带有哀怨。特别喜欢横山菁儿和喜多郎的曲子,有时候一投入到乐曲的气氛中居然不能自拔,在一些音乐论坛里头有人评说日本音乐承袭了汉唐遗风,我觉得他二人作的曲子有那么一点汉唐的味道在里头,只不过相对于汉唐的大气而言,日本的音乐偏重于表现个人英雄主义,具有很浓厚的顾影自怜的色彩,汉唐的开国气象是多么庞大啊,岂是小日本能比肩?说到汉唐遗风个人觉得《滚滚长江东逝水》开头的鼓角争鸣有那么点味道,说到哀怨日本音乐似乎不如中国的《梁祝》和《枉凝眉》来得深沉。

音乐与文化

音乐与文化

  唐太宗李世民统一天下后,在贞观元年大宴群臣时曾经演奏了一首《秦王破阵乐》,是一阕由一百二十八位舞蹈乐工合奏而成的大乐章,但是现在在中国失传了,但在日本至今还保留着全套的音乐和舞蹈!当时的大唐国力强盛、政治清明、四方来朝,且统治阶层流着鲜卑族的血液,胸襟开阔,思想开明!所以那时的中国文化也得到了最大广度和深度的传播。

  且不管国人对日本有多反感,我们必须承认大和民族的优秀,如果摒除军国主义和武士道精神,大和民族确有可取之处。在古代,它汲取中国的智慧文化,积累了艺术的底蕴,与它自身文化融汇后形成了独特的古典篇章;在近代它又利用西方工业革命的成果用于富国强兵。而在中国,宝贵的民族文化在一次又一次社会动荡和政治洗牌中丧失殆尽,以致久远的千年之后人们失去了最基本的解读能力!要引进西方先进科技时又因为历史包袱太重而遭遇空前的阻力。www.lishaowen.net

  似乎扯的有点远了,呵呵,言归正传吧。文艺在狭义层面可以是人们抒发情感最好的平台,琴棋书画、射御乐书,都能给人们提供情感的寄托。《诗经》就是最典型的作品,古人和今人一样,对于春耕秋获、对于男女情爱、对于政治风波…都有自己的观点,有自己的情操,有自己的牢骚,当然也就可以表达出来。而《诗经》的所有篇章在当时都是配上乐曲唱和的,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一曲和唱之后,或喜或悲或怜或怒的情绪都能得到暂时的平复。

  记得上大学时,马哲教授刘爱民曾经专门花一个课时给我们讲述地域与民族性格与曲风之间的关系,还开口唱了好几首陕北民歌。《黄土高坡》、《信天游》、《山丹丹》这样的民谣一定是来自千沟万壑,连绵起伏,自然条件恶劣的黄土高坡。陕北民谣曲调悠扬高亢,粗犷奔放,曲风沉郁顿挫,一曲盖过一曲,塑造了永不服输的性格和鲜明的高原文化!

  比之陕北的高亢曲风,就有相对的吴侬软语和江南小调,最大的特点是语调平和,发音细腻委婉,低吟浅唱。由于江南一直以来都是中国的后院,得益于鱼米之乡富庶的滋润。这里远离战乱,富足安逸;这里小河淙淙,书斋林立,造就了江南地区安静、宁谧的生活节奏,因此,出自这里的音乐大多类似于《春江花月夜》、《渔舟唱晚》的江南小调。

  相比于地缘属性鲜明的各地曲风佛教音乐似乎横空出世,像《心经》,《大悲咒》这样的佛教天籁,只有当你对宇宙苍生充满关怀,充满善与爱的时候才能真正体会得到,我想,那是一种虔诚的宗教情怀。09年洒家曾在扬州天宁寺一间禅房里头感受过,当时在禅房的蒲团上打坐凝神,莲花宝座上供奉着佛陀的塑像,隐藏的音箱播放着梵语吟唱的佛教音乐,加上特别的回声设计,那种空灵那种天籁让人瞬间宁静和肃穆,瞬间洗净铅华洗净躁动,随之萌生出世的念头。

  大凡是有历史积淀的民族,它的音乐就是建立在历史传承和民族性格上的。

  法国:在世界范围内传播最为广泛的音乐当属克莱德曼的钢琴曲了吧。《水边的阿迪丽娜》《梦中的婚礼》《星空》《秋日私语》《神秘花园》这些音乐爱好者都耳熟能详的钢琴曲,音色华丽,旋律优雅,如同一首首浪漫的钢琴诗,激发出人们对生活的爱,唤醒那些沉睡在心中的浪漫情怀。克莱德曼弹奏的曲子几乎都是塞内维尔和图森二人作的,他们三都是法国人,创作的音乐自然承袭了法兰西传统的浪漫之风。

  德国:德意志是一个严谨、厚重、逻辑严密、思想深邃的民族。尼采、叔本华、康德、黑格尔这样的大哲学家都产自德意志,《弥撒》、《命运交响曲》作为民族音乐的代表作,反应了日耳曼人不折不挠、锐意进取的精神,德意志也是洒家最崇尚的民族。

  英国的音乐接触的比较少,只记得一首古典民谣《绿袖子》。诗人莲波曾将这首古老的英国民谣按《诗经》风格译成汉文,让洒家倾慕不已。

  《袖底风•绿袖》

  我思断肠,伊人不臧。

  弃我远去,抑郁难当。

  我心相属,日久月长。

  与卿相依,地老天荒。

  绿袖招兮,我心欢朗。

  绿袖飘兮,我心痴狂。

  绿袖摇兮,我心流光。

           绿袖永兮,非我新娘。……

  无独有偶,《诗经》上也有一首《绿衣》:

  绿兮衣兮,绿衣黄里。心之忧矣,曷维其已?

  绿兮衣兮,绿衣黄裳。心之忧矣,曷维其亡?

  绿兮丝兮,女所治兮。我思古人,俾无訧兮。

  絺兮绤兮,凄其以风,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望见恋人的绿袖子而触景伤情,表达了男子对逝去爱人的思慕,也间接体现英国人的含蓄和绅士风度。

  美国:美国是个没什么历史积淀的国家,大部分民众都是移民,文化根底浅,所以美利坚的音乐也不会有什么古典的成分在里头,大部分是现代的摇滚乐和重金属乐,以摇滚天王杰克逊和摇滚天后麦当娜作为代表。

  汪国真说:感受音乐需要的是热情,理解音乐需要的是阅历,还需要一种先天的审美情操。而理解音乐之后又需要用确切的文字描述出来,达到一种浑然一体的艺术效果,或者气势磅礴,或者哀婉绵长,或辽远空旷,或厚重沧桑,都能激发人的审美享受。

  当然,流行歌曲也能抒发理想讴歌爱情,拒绝流行不代表着高雅,不需要对它有太深的寄托,聊以娱情倒也不错。

欢迎转载,请注明转自:李少文的个人博客
本文链接: 浅谈音乐与文化

更多

发表评论

NOTICE: You should type some Chinese word (like “你好”) in your comment to pass the spam-check,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