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前世的乡愁

 

  记得08年小小失恋了一下下,心情有些郁结,于是单枪匹马溜去了黄山,从慈光阁开始爬,那时天都峰还处在开放时节,从半山寺右拐上天都峰。天都峰的险峻让人始料未及,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有种扶摇直上的感觉,当爬到鲫鱼背时候,只感觉腿脚发软,满心里有的是崇拜和畏服,什么坏心情全都抛诸脑后了。

天都峰

天都峰

鲫鱼背

鲫鱼背

  10年5月底年快毕业时,老师在催我交毕业论文,当时一个字还没动(才不管那么多呢),我无厘头地拉上锦哥和恒B组成三剑客杀向黄山,那次开放的换成了莲花峰。偶在西海大峡谷系了一把同心锁,果真造就了一段感情,虽然无果而终,依然心怀感激。

三剑客

三剑客

系锁

系锁

连心锁

连心锁

  12年4月份,刚刚辞了博物馆的工作,决定以一次旅行为这次工作划上句号,于是又想到了黄山,借了川川小盆友的小千千。为了能看上黄山云海,偶特意在南昌堂姐家里呆了几天静待小雨转多云的天气。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被我候到了波澜壮阔的黄山流瀑云海景观,顿觉豁然开朗,心情透彻通灵。晓是洒家把玩文字这么多年,也无法用言辞形容当时那种心情那种感觉,类似于佛教中醍醐灌顶的味道吧,当时往下跳的心情都有了。

日出云海

日出云海

震撼了

震撼了

  这回,我有了属于自己的七弟,还有一款在APS画幅里头最广的镜头,黄山不免又浮现在我的脑海。所以特意挑了重阳节这一天登山,这天的黄山天空特别的蓝,蓝的让人感动。

鳌鱼驮金龟

鳌鱼驮金龟

远眺光明顶

远眺光明顶

  等2015年天都峰再次开放的时候,我也应该上5d3了吧,到时再入手一款更牛的超广角去把黄山磅礴气势奇崛风骨记录下来。www.lishaowen.net

  洒家特别喜欢爬山,在登山途中远近风景尽收眼底时,那一刻心胸开阔,信心倍增,你决定奋勇进取,永不回头!那一刻,你从未感到脉搏跳得那样强烈,特别是当你感觉自己最后的能量都将要耗尽时,不一会儿又像泉涌一样源源不断地冒出来,霎时觉得脚步轻快,那是一种美好的感觉。原来,生命蕴含着如此强大的张力;原来,人的身体蕴含着如此强大的潜能,如果用这种张力这种潜能去干事业,那一定是无往而不利。

       黄山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中国人的性格,特别是中国文人的性格,明代徐霞客、黄道周、朱熹、渐江、江天一都对黄山情有独钟。也许“文人”这个字眼在国人的印象中褒扬的成分不多——文人无行、文人酸腐、文人相轻……,秀才人情纸半张;秀才造反十年不成;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可是人们忽略了:文人明白义利之辨,有所不为,为社会树立典范。他们重视精神生活,也重视原则,明是非,有标准。

  山,稳重藏魂;山,志存高远!中国文人早已将山水人格化,山是静止的书,读山才知道什么是持之以恒!黄山松千百年来屹立在岩石上,只靠一点微不足道的养分维持着生命。提醒人们要坚韧,要挺拔,用生命的顽强去战胜一切不期而至的不可预知;提醒人们要注重气节,义理至上,有所不为;同时黄山气象万千,变幻无穷,正预示着文人要通权达变,不要死守教条。当然,我没这情趣附庸风雅,我只觉得,一个人若能将自己所思所想确切地付诸文字,已经是一种成功。

       黄山,这座不朽的中国教堂。对你顶礼膜拜、五体投地!老余曾在《霜冷长河》的序言里提到,他上辈子在长河边坐了很多年,我就想,我上辈子会在哪坐着呢?那应该是一座巍峨的大山。

       黄山,前世的乡愁。我相信前世今生来世的说法,我想,我的前世一定是一颗黄山松或者黄山上的一块顽石。如果有来世,我依然愿意做你怀中的一颗松树一块顽石,抑或是一株小草……。

欢迎转载,请注明转自:李少文的个人博客
本文链接: 黄山,前世的乡愁

更多

发表评论

NOTICE: You should type some Chinese word (like “你好”) in your comment to pass the spam-check,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