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纹

 

       浅蓝色,纤细的字迹,我喜欢。新买了一支廉价的圆珠笔,朴素的外壳却蕴藏着冰蓝的血液,亦或是藏匿着一个尖利的灵魂,暧昧的蓝色,模糊不清。它划开苍白的皮肤,留下的过的痕迹,像是掌心的纹路一样杂乱却孕育着无尽的玄机。

       有的时候会仔细研究我的手。外婆说我长了一双会写字的手,以后一定是靠笔杆子吃饭。我笑,谁知笔是我的命根子,我是喂笔杆子吃饭,摊开手掌,杂乱交织的纹理穿梭在亦温亦凉的掌心。三条稍显清晰的纹路似乎就向我昭示着我的未来。

梁祝

梁祝

       爱情线——它从远方细细划来,或许被孟姜女的泪水淌过,许在梁祝的蝶粉中爬过,许是李清照思念的情愫的一缕。它就这样轻易地穿插在我的掌心,肆意地编织我一生宿命的爱情。安妮说,爱从来都不算是归宿,也不是我们彼此的救渡。但是,除了爱,我们如何去与世间交会,与时光对峙。孩子的爱情,像是走过樱花树时,突然在风中兜头飘洒下来的露珠和花瓣。那些粉白的花瓣似天使残碎的翅羽——轻得无法承接一枚露珠,在韧猛的风里无可皈依。眼泪和甜蜜,诺言和疼痛,心动和失望,纠缠交织,像柔软的手指,抚搓着无色的理想,无声无息地留下许多印痕。落一滴泪在绵延的曲线,灼伤了心底缠绵悱恻的誓言亦或谎言,签下了来生的约定。这条没有来时,没有去路,却终究不肯跨越边缘的线,是不肯离去?还是不忍离去?www.lishaowen.net

      生命线——从掌的最边缘生硬地向前伸展,似有两条分支却又始终交织着的纹路划下了我多舛的命途。小时侯,外婆会找一些所谓的“仙姑”给我算命。她们把我的手掰开,掌心纠缠不羁的曲线赤裸地展开在阳光下,氤氲着天使泪水的阳光给我冰凉彻骨的温暖。多舛的生命总会让她们皱眉。我喜欢她们皱眉的样子,是不是我是坠落人间的撒旦?她们不知道,我的生命其实只是赋予了两个灵魂。它们交替着扮演世间的我,一面阴暗,一面纯白,有不被琢磨的个性,无法调和的缱绻决绝。生命的虚假繁荣诱惑着我可以蒙蔽自己,借次过度命途的荒芜清凉。曾经有过想结束未完的生命的冲动,站在七层楼的窗边,身体里有一个声音启开着纵身的欲望,眼前一片迷离,只有刺眼的亮光。能听见尘埃在风中飘落的声音,就相血液里沉淀的画面飞掠的尖叫。一些梦呓般的低诉,诉说着青春末端的敏感,诉说着骨子里的郁悒,诉说着生命的愉悦茫然,是尖利低沉的诉说,是飞扬忧伤的诉说。身体被破碎的回忆与梦魇冲洗,剩下深不可测的寂寞。令我贪恋不甘的幻觉,始终只是没有温度的幻觉,即使再剧烈,仍知识烟花,留下的不过是一地冰冷的尘埃。

        事业线——小学的时候,老师常常会问,你们以后想做什么工作啊?听着身边孩子们的回答,我都会不由的心慌。我害怕做任何一样身边被认为或许稳定,或许有前途的工作,我只很想带着我的文字我的音乐去找那个遥远的NEVER LAND,去找那个长不大的PETER PAN。那里有我想要的大蘑菇作凳子,有地底下的秘密家园,有小精灵,美人鱼,被大人弄丢的孩子,尽管还有那个海盗头头胡克。我是被自己遗失的孩子,在寻找我自己。

       手心这第三根纠缠的曲线与生命线同起同终,偶尔穿插在爱情当中。我是一条在冷暖交汇的海面下,不停想远方迁徙的鱼,我的工作就是不知疲倦地游,就是我的生命。有时,写字会写到掌心酸痛,泪流满面,泪水顺着脸庞以不同的轨迹流下,带来无以言喻的慰藉,像是一道华美而沉溺的盛宴。那是游到麻木之后的痛感,是鳞片脱落,皮肤裸露的鱼的眼泪吗?  

欢迎转载,请注明转自:李少文的个人博客
本文链接: 掌纹

更多

共 2 条评论

  • avatar2013-04-04 星期四 下午 19:28
    #1 这就是爱 — 烧饼的后花园 回应

    […] 你们曾经两小无猜,畅叙衷肠! 可是为何,为何当初选择将她遗忘,又为什么让她瞧见你的落魄和惆怅! 真想挖个地洞,将自己躲藏。 […]

  • avatar2013-04-13 星期六 上午 10:58
    #2 选择 — 烧饼的后花园 回应

    […] 看家明对喜宝说,一起逃走。我知道喜宝不会,但那一瞬间她又多得到了一份爱 […]

发表评论

NOTICE: You should type some Chinese word (like “你好”) in your comment to pass the spam-check,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