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的梦


 

       “涉及人类心灵和良心的秘密,涉及生与死之间的冲突的秘密,涉及战胜精神痛苦的秘密”,这是索尔仁尼琴对作家提出的要求。的确,应是由他去决定真善美之所以为真善美,假恶丑之所以为假恶丑,历史之所以为历史!由他去引导人性的释放,然后向真理、正理靠近。

书生的梦

书生的梦

       没想过要成为作家,甚至乎有些讨厌这个头衔。只想活得真实,像司汤达那样活过、爱过、写过,就知足了。
       其实在没参加工作之前就已领悟:我想干什么指向的是理想;我能干什么检验的是能力;我必须干什么意味着生存。梁漱溟也早已论证过:人一辈子首先要解决人和物的关系(养活自己);再解决人和人的关系(交际博得社会地位);最后解决人和自己内心的关系(追求内心深处那高远的理想)。可中国的哲学历来重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像印度哲学重视人与超物质超现实之间的关系那样。最能体现中国哲学的当属《中庸》了吧:不偏之为中,不易之为庸。据我多年诵读的理解,那应是一种坚定的立场、执着的操守;是和而不同的处世之道。而不是在左冲右突中左右逢源的所谓的“骑墙”之道。我想,我有足够深的城府去应对虚假的应酬,只是因为不愿意。不想扭曲,哪怕是表面的、暂时的扭曲。www.lishaowen.net
       是坚持纯正、做一个不识时务、迂腐的人?还是回归现实,用现有的才具去创造物质财富?这是一个问题,就像莎士比亚说的:“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一个问题”一样。

黄山松

黄山松

       子曰:“君子谋道不谋食,忧道不忧贫”,但真像颜回那样: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是不现实的,是只能被崇拜、被供奉的。只希望在养活自己的同时能养活自己的理想,能像黄山松那样,傲然挺立,不,应该避免一个“傲”字,栽过不少跟头了,改为卓然挺立吧——虽然岩石很坚硬,但也要汲取养分往下扎根,用生命的坚韧和顽强战胜一切不期而至的不可预知,长粗长壮,并成为风景线。

欢迎转载,请注明转自:李少文的个人博客
本文链接: 书生的梦

更多

发表评论

NOTICE: You should type some Chinese word (like “你好”) in your comment to pass the spam-check,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