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颜六色

       嗯嗯,喜庆的红色,想起了姑姑出嫁时的红嫁衣,那时候的我还是个不懂事儿的小屁孩吧?只是,小小的我,已学会什么叫不舍与想念……..
       哈哈,鲜活的绿色,想起了爷爷离开时和弟弟种下的那棵柳树。那时候的自己,真的相信生命可以移植和延续,而且相信了那么久,前一阵回去,发现柳树不见了,才突然发现,原来,他已真正离开我的世界了,那么远那么远 ……….
       嘻嘻,深邃的蓝色,想起了那个执着地爱着蓝色的孩子。那时的他,弱弱地说这一生会永远守护这一清澈的颜色。一年后的前天,再次看见他,一身纯净的蓝,突然对他心生敬仰,原来,孩子竟有这样伟大的坚持与执着………

黄色向日葵

黄色向日葵

       嗯? 向日葵的颜色呢!嗯嗯,收获的颜色,阳光的颜色!想起了小时候画的那朵蓝色向日葵,想起了自己红着脸告诉小伙伴们这世间真有蓝色向日葵的滑稽样子,那时候的自己多勇敢,自己觉得是对的,即使面对着班上一百多双怀疑的眼睛,依旧那么笃定地相信自己………..www.lishaowen.net
       哇哇,很美的紫色,紫色真的很美,可是至今为止却没有为自己买过一件紫色的物件,大概是害怕自己的莽撞会破坏这一神圣的颜色吧。年轻时候的婶婶是很喜欢紫色的呵,想起了她第一次来我家时的羞涩和腼腆,一头乌黑的长发,一袭紫色长裙…….。那时候觉得,这便是书中所说的“窈窕淑女”了吧?以至于很长很长的岁月里会对穿紫色长裙的女孩儿有特别的好感。
       再次见到婶婶,她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岁月毫不留情地在她曾经光滑的脸上留下抹不去的痕迹。聊起她的紫色长裙,她长舒一口气淡淡地说:女人呵,谁心里没有过一条紫色长裙啊?
       哇哦哦,神秘的黑色,曾经让我痴迷的颜色。那时候的自己,身上每一件东西都是黑色的,甚至连吃饭的碗、喝水的杯子都是黑色的。傻傻地以为用这样深沉的颜色伪装自己 便真的能变得深沉和成熟起来,自欺欺人了许多年,慢慢地却成了一种习惯,直到某一天发现黑色外套里面的自己依旧那样惶恐不安,依旧感觉不到丝毫的安全感,才坚定地告诉自己:黑色,有时候真不适合我。

黑色郁金香

黑色郁金香

       许多年过去了,尝试过去爱各种各样的颜色,却依旧没有找到我所需要的安全感!
       或许,在不远的将来我会找到;或许,我永远都找不到;谁知道呢?爱纠结的女人会早死,呵呵,既然会早死,我又何必太在乎什么安全感呢?顺其自然是不是会更好些? 
       这是什么?嗯,黑色郁金香?跟孩子们绘声绘色地讲诉了那个关于黑色郁金香的美丽爱情故事,尽管他们对这样的爱情故事有些不屑一顾。毕竟孩子们还没到懂得爱情是什么的年龄呵!
       嗯,突然想到某孩子,哦哦,小疯子,你懂的呵!很客观地说,你们这些不痛不痒的喜欢啊爱什么的都与爱情是无关的呵。所以,我从来不担心你们会早恋。
       对别人有好感是件好事呢!至少,你的心里是装着爱,而不是恨。
       在这种不该称为爱的爱的过程中,你们也在渐渐学会怎样去爱别人;学会怎样去忍受内心的孤独与忧伤;学会怎样自我调节情绪…。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不是一种财富?
       呵呵,我亲爱的孩子们,学会爱了,你们会更快乐的!

欢迎转载,请注明转自:李少文的个人博客
本文链接: 五颜六色

更多

共 1 条评论

  • avatar2013-04-06 星期六 下午 14:18
    #1 我喜欢 — 烧饼的后花园 回应

    […]   我喜欢在夏日有些许清冷的夜里放烟花。孕育了一整年的情感都被封存在那些廉价的躯体中。我贪恋那种瞬间绽放出的廉价却拥有让人落泪的力量的美丽;我留恋那种心有不甘却无法挽留的痛感。望着漫天的寂寞,只有手指划过的痕迹作陪伴,早已结痂的伤疤被重新撕开,撕心裂肺的感觉荡漾在汩汩流出的血液中,心海泛滥着艳丽的血红。www.lishaowen.net         我喜欢在秋日暖暖的午后,抱着大包大包的苞米花,坐在氤氲着丝丝甜蜜的阳光下,一口一口吃掉过去。甜腻松脆的米花与牙齿磨合,发出清脆的声响,像是曾经外婆家旁池塘里的蛙声,像是幼儿园里曾经那架破旧的秋千摇晃出的声音,像是曾经和伙伴们过家家时不住流出的欢笑。曾经多么美好的词语,它承载了我的昨天,我的过去,我的童年,我的青春年华,带给我无比的慰藉。在一回首,一驻足见,白驹过隙,我们惊叹,以为只过去了几天,孰知已过去了几年。突然发觉,甜腻的滋味也能咀嚼出的苦涩,因为,十分钟,年华老去。   我喜欢在春日悠悠的柔风里,品茗一杯冒着热气的绿茶,那鲜绿的颜色融合在朦胧的白雾里,似心海的泡沫。春风似剪,剪碎我满心的愁思,剪乱无绪的思路,也剪开了一从从心底的荆棘。失手打碎的一些欢笑,憔悴成昨日的故事。原本那些想要废尽心机忘掉的事,真的就那么简单地在春天被淹没了。我以为我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可以风风火火地在青春的笼罩下横冲直撞。而不经意掉下的一滴泪却让我看见了我心里全部的海洋。   我喜欢冬日冰冷却明亮的阳光与满天满地的雪辉映成的整个世界的雪白,让我爱煞了的白。突兀的白色,看着的时候,让人会彻底绝望,于是只好独自站在天空下,肆意地流泪。我想我是一只自由飞翔的孤鸟,天空是我的归属,我却被困在那个叫爱情的国度里。深呼吸,嗅到爱情的味道——甜蜜融于心酸,诺言伴随疼痛,寂寞牵绊思念。每个人的故事都是在自己的眼泪里开始,在别人的哭声中结束。相厮守的日子总是那么短暂,被时空拉长了一季的相思却不堪重负地扑面而来,湿了我的感情,湿了我的心。是谁说,发生在冬天的爱情会永垂不朽?我说,两个人的爱情,只是两个人的劫难。   一直宠溺着这样一句话:“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一生幸福;对的时间,遇见错的人是一场心伤;错的时间遇见错的人,是一段荒唐;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一声叹息。”一些杜绝语言的缱绻是那些失去期待的决然。我在对的时间,遇见了自己;在错的时间也遇见了自己。是幸福?心伤?荒唐?叹息?这些近似梦呓般的诉说,来自青春末端的敏感,来自骨子里的郁悒,来自成长的愉悦茫然,有尖利,有低沉——它们飞扬而又忧伤。时间无限缓慢,却又无限迅疾,我要如何去与时间对峙。安妮说:“人的生命应该是丰盛而有缺陷,缺陷是灵魂的出口。”        生命,注定了开始,也注定了结局。 […]

发表评论

NOTICE: You should type some Chinese word (like “你好”) in your comment to pass the spam-check,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